朗姿女装加盟条件 朗姿女装

朗姿女装加盟条件 朗姿女装8月24日,广东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披露了一起网络传销案。湖南省永州市一对夫妻,依托“浪子青春日记”平台,以传销方式销售女性用品、化妆品、母婴用品,吸引会员谋取非法利益。两人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浪子青春日记有一个网站和一个app,属于电商平台,销售女性用品、化妆品、母婴用品等。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它要求新加入者缴纳396元至5000元不等的入场费成为会员,同时利用“浪子青春日记网上商城”推销价值与价格严重背离的“道具产品”。

消费者:我交了396元成为会员,浪姿承诺卫生巾9年会员价。

网友小妮(匿名)曾经通过朋友介绍,花了396元成为浪子商城的会员。“浪子承诺,9年内,我每个月可以会员价买一盒浪子青春日记卫生巾。才过了一年,浪子商城就进不去了,客服也联系不上。”小妮说。2019年9月左右,很多朗姿会员反应商城不再发货,联系不上客服。事实上,从2019年8月开始,网上就有“总部人去楼空空,多人被抓”的报道。

浪子宣布,她可以以398元的费用成为会员,将获得:“价值396元的央视牌青春日记卫生巾一盒(七盒43片)、一条“听她说”功能内衣(价值198元)、每月九年免费一盒(共108盒,价值42800元)、只需支付运费23元,以及免费线上线下学习的机会(价值

至于朗姿青春日记的卫生巾,朗姿的宣传资料中有“防癌”“抗癌”等字样,宣称“央视合作品牌”“国家专利芯”。

永州夫妇通过微信推广,共发展下线会员6000余人。

经广东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被告人李奉利、谢江波,湖南永州人,于2019年12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0日被刑事拘留,2020年1月22日被逮捕。

据东莞市第三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5月18日,被告人蒋(另案处理)等人在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设立“广东朗姿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在移动端开发运营“浪子青春日记”APP,注册运营“浪子青春日记”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利用各类互联网平台运营“浪子青春日记网上商城”。它要求新加入者缴纳396元至5000元不等的入场费,分别成为VIP、普通社群、豪华社群的会员,同时利用“浪子青春日记网上商城”推广价值和价格严重偏离销售商品主要目的的“道具产品”,主要目的是发展线下人数。该公司通过设立返利和佣金奖励项目、开展宣传培训活动、召开年度奖励大会等方式,巧立名目鼓励、诱导会员继续发展下线,以下线会员数量作为奖励返利的依据,以新收取的入场费作为非法获利的来源,逐步形成非法获利目的明显、会员层级分明的“金字塔”式网络传销组织架构。

2017年的一天,被告人李奉利通过微信推广二维码的方式,被“修杰”(另案处理)注册为“浪子青春日记网上商城”会员。2017年底,被告人谢江波经其妻李奉利介绍注册成为“浪子青春日记网上商城”会员。李奉利、谢江波通过在微信群、微信朋友圈发送推广二维码,在常平镇经营的美丽惠化妆品店、横沥镇经营的李璇化妆品店向消费者发送推广二维码,进行大量宣传,共同发展线下会员。其中,李奉利共发展下线会员4860名,下线10个等级,缴纳5万元加盟费成为广东朗姿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豪华社区会员;谢江波共发展下线会员1504人,下线8级,后通过缴纳20万元加盟费成为广东朗姿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区域代理。

社交电商会员多达51家,佣金超4.5亿元。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李奉利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谢江波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随着电商的发展,外界对一些社交电商多级分销、拉人头模式是否涉嫌传销的质疑从未停止过。“未来市场”号称是一个共享的社交电商。类似朗姿的青春日记,消费者要拿到邀请码,注册新会员,才能在“未来市场”购物。为了分享和赚钱,用户需要花399元购买未来市场的礼包产品,获得开网店店主的资格。普通店主发展20个直营线下店主,可升级为“优质店主”,线下店主“裂变”发展新店主,优质店主可获得人头费加成,线下关系可无限延长。“未来市场”号称能让店主月入10万。

2019年9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衡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州未来市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行政裁定书,裁定书显示,经审查,广州未来市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通过设立“未来市场APP”电子商务平台从事传销活动,其在广州美购购物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的银行账户涉嫌传销资金。

2019年3月,电子商务平台、智能导购APP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违规行为被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花生日记”会员等级最多时达到51级,累计提成4.5亿余元,累计罚款7456万元。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些社交电商行为是否属于传销很难认定,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认定。比如“欢聚微店”,2019年3月21日,欢聚向美国SEC递交了上市招股书,走上了上市之路。在此之前,浙江省工商局认定“聚微店”2016年2月之前的经营行为为网络传销,对其处以958.41万元罚款。“《禁止MLM条例》是2005年通过的。相对于目前共享电商的发展速度来说是滞后的,更多的是针对之前普遍存在的无商品或者高价低价商品的特点。如今,一些现金是打着佣金的旗号提取的。是传销还是共享经济?鉴定很难。是否涉及传播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认定,需要参考商品定价、比例、水平、危害性等综合判断。”

潇湘晨报记者李殊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