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巴布豆鞋标志

本文转载自中国知识产权报。

1988年,“巴布狗”的卡通形象在日本诞生。1994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上海八步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成立,后更名为八步豆(中国)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步豆中国公司)。2001年2月,随着以BABUDOG形象为品牌核心的泉州八步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州八步豆公司)的成立,两个八步豆就BABUDOG和Tu商标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近日,随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双方的纠纷有了新的进展。

真正巴布豆鞋标志同一个商标经常引起争议。

据了解,2017年2月9日,巴布多格中国公司对泉州巴布多格公司申请注册的第1708658号“巴布多格与图”(以下简称争议商标,如图)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事实上,早在2002年,商标诉讼就已经引发了相关纠纷。

2000年11月1日,福建晋江盛鞋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公司)提交商标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牛皮、书包、雨伞、肠衣等18类商品上。争议商标初步审定公告发布后,上海八步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于2002年1月提出异议,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原商标局)经审理决定不予核准争议商标注册。随后,盛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2012年2月9日,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复审决定,核准争议商标注册。2015年,争议商标被核准转让给泉州八步豆公司。

时隔5年,巴布豆中国公司提出了涉案商标无效宣告请求,称涉案商标与其第3387370号“巴布豆与图”商标(以下简称引用商标一,如图)及其关联公司第1434725号“小巴布豆与图”商标(以下简称引用商标二,如图)构成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的近似商标;涉案商标与八步豆中国公司此前享有著作权的卡通小狗作品(以下简称涉案作品,如图)实质相似,侵犯了其在先著作权。

据悉,引用商标1号由上海八步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于2002年11月29日申请注册,2004年8月28日获准在钱包、雨伞、书包等18类商品上使用。2010年11月,经原商标局核准,将注册名称变更为八步豆中国公司。引用商标II由红林股份有限公司于1999年5月10日申请注册,2000年8月21日获准在雨伞、书包等18类商品上使用。2009年8月,经原商标局核准,转让给八步豆控股公司。

针对八步豆中国公司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原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理认为,引用商标1号的注册申请日期晚于争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日期,不能成为争议商标在先权利的障碍;涉案商标与巴布豆中国公司主张著作权的涉案作品在设计、构图等方面存在差异,不构成实质相似。争议商标的注册不损害八步豆中国公司的在先著作权。但争议商标的独立标识的图形部分与引用商标II明确标识的小狗图形在表现手法、整体视觉印象等方面相似。,且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书包、雨伞等商品与引用商标II核定使用的钱包、雨伞等商品在功能和用途上近似,争议商标与引用商标II构成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的近似商标。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牛皮等其他商品(以下简称复审商品)不属于相同或者类似商品,涉案商标与复审商品中引用的商标不构成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的近似商标。综上,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8年3月19日裁定,在书包、雨伞商品上宣告争议商标无效,在复审商品上维持。

八步豆中国公司不服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裁定,遂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权利冲突的处理引起了关注。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作品整体上反映了设计者的个人选择和判断,具有独创性,构成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八步豆中国公司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涉案作品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已经公开,且争议商标的原申请人盛公司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能够接触到涉案作品;争议商标的图形部分是一个卡通小狗形象,与涉案作品在头型、耳朵、眼睛、鼻子等方面基本相同,仅在手、嘴的形状上有所不同,构成实质上的相似。综上,法院认定涉案商标的注册申请损害了八步豆中国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在先著作权。2019年9月2日,法院一审裁定撤销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裁定,责令国家知识产权局(根据机构改革部署,原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行使)重新评审。

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全州八步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遂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作品中的卡通小狗图形具有一定的艺术美感,符合著作权法对作品独创性的要求,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艺术作品。向阳有限公司是涉案作品的原著作权人。巴布豆中国公司虽然是在商标申请注册之日之后取得涉案作品的,但其作为目前涉案作品的权利人,有权提出该主张。涉案作品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已经公开,争议商标的原申请人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有机会接触涉案作品。通过对比,争议商标中的卡通小狗图形的设计和布局与涉案作品中的基本相同,因此实质上是相似的。因此,涉案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巴布豆中国公司涉案作品的在先著作权。综上所述,法院决定驳回国家知识产权局及全州八步豆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在商标行政纠纷中,著作权和商标权经常发生冲突。虽然著作权和商标权分别由不同的法律规定,但著作权自作品诞生之日起即归权利人所有,而商标权则需要通过登记产生。一旦主体拿别人的作品去申请商标,就会产生权利冲突,损害他人已有的在先著作权。”上海信阳钟健中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荣超介绍,在本案中,法院明确了在判断申请商标注册是否损害他人在先著作权时应当考虑的因素,即涉案作品构成著作权法的保护对象,当事人是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商标申请人在申请商标注册前可能接触过涉案作品,涉案商标标识与涉案作品实质上相似。本案不仅实现了个案正义,也为同类型案件树立了标杆,在司法层面明确了权利冲突的判断标准,可以有效保护在先权利人的利益,也有助于进一步规范商标申请行为,减少恶意注册和囤积商标行为的发生。

(王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