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尾货批发市场

上海尾货批发市场折扣店海逸位于“不打折”的蓝海家旁边。(视觉中国/图)

2022年5月,服装店小老板蒋菲将服装巨头蓝海家居(600398)的全资子公司蓝海家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告上法庭。SH),后者将他举报到当地国家市场监管局,以商标侵权为由要求赔偿品牌声誉损失10万元。

蒋菲不服提讼,一审胜诉,但他对即将到来的二审感到担忧。

2019年,35岁的蒋菲在南方某城市租了一个30平米的店面,专门卖蓝海之家等男装品牌的下脚料。所谓裁标,就是把衣服上的“三标”(领标、洗标、合格标)剪掉。

他把几千件尾货挂在墙上,放在地上。当他瞥见玻璃门外有人逗留时,他迅速用瘦弱的身体跨过货架,打开门迎接客人。

开业的第三年,蒋菲遇到了这个大麻烦。他请了一名律师,四处寻找,整理出厚厚的一叠资料。

蒋菲赢得了这场官司,因为法院认为,涉案的一些商标并没有授权给蓝海豪斯一个人。至于蒋菲销售的是蓝海之家的切割品还是假货,在一审判决书中并没有体现。

蒋菲不是唯一一个面临索赔、或行政处罚的人。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20年以来,蓝海之家已20家公司或个人商标侵权。

知名广告《蓝海之家》曾邀请尹、杜淳等明星为其代言,曾被称为“老人的衣柜”。10年前,现任董事长周立臣入主蓝海大厦。2020年,他正式接替父亲周建平,领导蓝海豪斯向更年轻的转变。

目前,蓝海屋已经改造成了全家人的衣柜,还有圣凯诺等专业穿搭品牌,OVV等女装品牌,男孩女孩、石英YeeHoO等童装品牌以及蓝海游喧等各类家居品牌。2021年,这些新品牌创造了43亿元的收入,而原来的蓝海屋系列仍然很大,收入为151亿元。

维权是企业的正当行为,但蒋菲有很多令人困惑的问题。例如,这些尾货是由蓝海公司投放市场的吗?如果是主动发起的,为什么要追究链条底层商家的责任?

“一门更好的生意”

蒋菲曾经靠卖手机为生,尾货之路是偶然发现的。

在淘宝、QQ群、微信群或者小程序中,都有商家会以隐蔽的方式公布有蓝海之家的断货,比如在店名中加上“海家”、“海E”等字样。南方周末记者加入了一个内购剪标的微信群,88元可以买到两件“蓝海之家的纯色剪标毛衣”。

蒋菲以较低的价格从批发商那里进货。一件短袖的进价通常是10元,一条裤子只要20元。“这是比卖手机更好的生意。”。

他和熟人做生意,店里价格统一为短袖衬衫20元/件,裤子50元/件。如果款式不好看,10块钱也可以讨论。扣除水电和房租,蒋菲一个月能挣5000元左右。

他的店位于两家蓝海屋品牌店之间,这两家店相距不到300米。商店的装饰有点类似于蓝海大厦,深蓝色的门和金色的招牌。商店的装饰玻璃上贴着“蓝海屋短袖清货”和“蓝海屋当季牛仔裤/休闲裤”的字样。

根据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蒋菲提供的调查记录,2021年年中的一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执法人员到其店铺进行现场检查,蓝海之家维权打假工作人员也在场。执法人员表示,海澜之家举报了蒋菲的侵权行为,随后拍照取证,清点数量,封箱张贴,并在店内查获裤子1010条,t恤117件。

虽然是剪标商品,但上衣胸前和裤子纽扣上仍有残留商标。

蒋菲回忆说,为了找出哪些商标被非法使用,蓝海大厦的工作人员拿出厚厚的一叠文件,翻找起来。经核查,涉案产品涉及8个注册商标。

根据国家商标局的数据,截至2022年10月31日,蓝海屋申请了5835件商标。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没收了上述被认定侵权的服装,并对蒋菲罚款8万元。此外,根据蓝海之家的要求,蒋菲需赔偿品牌商誉损失10万元。

像蒋菲这样赢得官司的人并不多。从2020年到现在的20讼,大部分以和解告终。

“打官司很累。”一位2021年被的老板告诉以同行身份咨询的南方周末记者,蓝海之家最初要求赔偿20万至30万元。他找律师帮忙,最后花了10万元达成和解。

上海人陈雷被法院判给10万元。判决书显示,陈雷称涉案衣服来自江苏常熟玖龙市场和江阴市艺通源服饰有限公司..经法院核实,陈雷确实在玖龙市场的两个地址购买过商品,但两个地址的经营者均表示与蓝海屋没有关联,也从未销售过蓝海屋的商品及尾货。

陈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后两人是他的朋友,在玖龙市场做了很长时间的生意。不清楚他们为什么否认。五十多岁的陈雷多次用江湖口吻说:“我要对得起我的朋友”。

剪标尾货从哪来?

一审之前,蒋菲用Excel详细整理了购买记录。记录显示,他的货源主要来自淘宝和阿里巴巴的18家店铺,发货地址多为江苏九龙市场和浙江义乌市场。

玖龙市场位于江苏省常熟市,是国内知名的服装尾货批发市场。进货高峰一般在上午,下午市场正门一侧依然停满了电动车和三轮车。不时有人背着黑色大塑料袋或黄色编织袋走出来,熟练地把货物绑在车上,呼啸而去。

市场二楼约有500家店铺,很多店铺的招牌上都有“库存”或“尾货”字样。南方周末记者随机走进了5家门店。只要一问,店主们都说可以供应蓝海之家的断货。

一位淘宝店主曾向蒋菲提供了他的购物地址。这家商店位于二楼的一个角落。与其他热情的老板不同,这位店主不愿意与陌生的顾客交谈。

但是老板的朋友圈几乎每天都在更新断货的信息。2022年2月,她分享了一个装满尾货的卡车的视频,并配有文字“蓝海春天的钱到了”。

一个精瘦、粗短的老板自称卖尾货十几年了,他在大楼中庭放了一个大广告。南方周末记者以拿货为由与老板交谈。他放了一杯茶,抽了半根烟,才慢慢透露,店里卖的断货都是来自蓝海之家的代工厂,甚至有一部分是直接从蓝海之家的仓库拉回来的。

在另一家小一点的店里,店主拿出一条刚到货的蓝海屋截裤,说卖点是“吸光发热”。店主没有直接说尾货是从哪里来的,只是神秘地说是通过“信任”才得到的。

蓝海之家媒体中心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常熟有一条假冒蓝海之家尾货的灰色产业链。公司维权部曾经买过这种号称是蓝海之家尾货的商品。内部质检后发现都是假货。

不过,根据老板提供的货号,南方周末记者找到了“吸光发热”休闲裤的生产厂家。这家代工厂已经成立了20多年,是蓝海豪斯招股书中披露的供应商之一。

南方周末记者以买尾货为由联系了厂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裤子已经卖完了。目前工厂还有一条蓝海之家的牛仔裤,价格30元/条,有两种颜色,分别剩12000和9000左右,尺码齐全,28码到40码都有。对方确认尾货会剪好再交给买家。

JD.COM蓝海之家旗舰店显示,这条牛仔裤已经下架,将于2019年秋季上市。

南方周末记者找到了另一家与蓝海豪斯合作的代工厂,也主动提出购买蓝海豪斯的尾货。工厂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工厂里也有蓝海之家的断货,但需要买家亲自去工厂挑选款式。

为什么代工厂会有蓝海之家的下脚料?

蓝海之家的第一和第二办公楼位于江阴市。(南方周末记者冯聪颖/图)

代工厂接受退货

蓝海豪斯与代工厂(也是供应商)之间的关系非常特殊。招股书显示,公司在采购过程中采取面向零售的赊购、联合开发、滞销品退货等方式。

具体来说,供应商不仅要参与设计,还要贴牌生产。货物入库时,蓝海之家会先与供应商结算一小部分(一般不超过30%)货款,再结合货物的实际销售情况与供应商进行月度结算。

赊购模式减少了蓝海之家在采购过程中的资金占用,使其能够低成本扩张。

招股书还显示,在赊购模式的基础上,为了减少滞销商品对渠道资源的占用,让供应商保证产品质量,从2009年开始,蓝海之家还与供应商签订了带有滞销商品可退货条款的采购合同,即可退货模式。

在可退回模式中,在销售季节(通常为两年)后未售出的产品可以被切割并退回给供应商。在不可退货模式下,蓝海屋承担着产品滞销的风险。目前,蓝海之家实行“可退为主,不可退为辅”的采购模式。

为了让供应商接受可退货的模式,招股书上说,蓝海之家承诺补偿供应商高于普通代工业务的毛利率。

财报显示,2014年上市后,蓝海之家的存货(下面所说的存货是指服装连锁品牌的存货,不包括原材料等。)一直居高不下。2017年至2021年,公司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82亿元、92亿元、89亿元、78亿元、85亿元。其中,含可退回条款的存货分别为57亿元、49亿元、46亿元、42亿元和53亿元。

上述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蓝海之家把全国所有门店销售的商品和仓库的备货都算作库存,仓库会提前准备下两个季度的衣服,所以库存看起来更高。

虽然账面反映了巨额的可退货商品,但上述负责人表示,蓝海之家退回给供应商的尾货非常少。蓝海房子衣服的销售率基本都在70%以上,也就是说10件衣服能卖出7件,只有3件退回给供应商,尺码款式都不全。即使有退货,大部分供应商也会通过外贸出口处理尾货,而不是在国内清关。

对于这一说法,南方周末记者无法求证。财务报告中没有披露蓝海之家向供应商返还了多少尾货。

一般服装行业会通过打折、特卖等方式处理库存,但蓝海之家奉行全国统一价格的销售政策,从不打折。蓝海之家曾在招股书中解释,公司不能打折的原因之一是产品供应链上没有经销商和代理商,终端价格比其他品牌有更大的优势。

另外,加盟商没有动力通过打折来处理滞销商品。在蓝海之家的加盟模式下,加盟商不参与加盟店的具体经营,只是按照约定与公司结算收益,公司拥有商品的所有权。在发展初期,这种方式降低了加盟门槛,加速了蓝海之家的扩张。

鞋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不打折”原本是蓝海之家维护品牌形象的做法,但违背了商品的生命周期管理和市场规律。这意味着供应商不能通过打折快速还钱,而是通过剪标销售来处理尾货。程伟雄曾在美邦(002269)等服装品牌任职。SZ)和波司登(03998。HK)。

停产商品可以打着蓝海之家的旗号卖吗?

浙江航之桥律师事务所的王立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般来说,品牌和代工厂会对尾货的处理做出约定,即代工厂不得自称是某品牌的切尾货。因为借用品牌的声誉来带动尾货的销售,属于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使用商标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

至于从代工厂商处购买边角料的商家,王立华认为,商家通常不知道品牌与代工厂商之间的协议。如果商家能提供商品的合法来源,就不用承担赔偿经济损失的责任,但要承担停止销售的责任。

发动员工销售

据蓝海之家媒体中心负责人介绍,可退商品并不意味着所有商品都要退给供应商。在将尾货返还给供应商之前,蓝海屋会先消化掉。

消化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成立折扣店。海逸原名百益百顺,定位为“超大型卖场”,诞生于2014年。财报曾将其角色描述为“处理一些尾货”。

截至2022年9月底,江阴市某总部展厅店已上架秋装,短袖t恤29元,长袖毛衣79元。相比蓝海之家品牌店100元、1000元的价格,确实低了不少。

蓝海之家的衣服将由海逸之家出售时更名。海家的领标是白色的,印着Hieiika(海家)商标,剪开后可以看到领标的标记——两块短短的深蓝色布。

七八个中年男子正在店里挑选衣服。紧挨着海家的是家的房子,它的装饰更精致,但很冷清。海逸家往往位于蓝海府附近。

程伟雄认为,蓝海的房子表面上并没有打折。其实旁边海的一家折扣店价格很低,会冲击品牌的销量。

但从前期表现来看,海逸在处理库存方面的作用有限。2015-2016年,海逸的营收仅为3.88亿元和3.53亿元。同期蓝海产成品、库存商品、寄售商品1-2年期存货分别为14亿元、25亿元。

此外,2014年至2016年,海逸的门店数量分别为99家、167家和376家。这说明海逸的平均单店收入在下降,从2014年的411万下降到2016年的159万。海澜之家在财报中解释为“减少单店门店面积所致”。

自2017年起,海澜之家将不再公布海澜之家的营业收入和门店数量。海逸的微信官方账号在2018年5月透露,在中国有200多家门店。2019年年报中提到,海逸的数据并入海澜之家,第三年要计提70%的海逸未售出存货。

除了通过海逸,蓝海之家还将举行网上销售,以消化库存。

根据微信官方账号“腾讯智慧零售”的数据,蓝海之家在2020年8月、2021年3月、2021年8月持有三家网点。第一次大促持续3天,总销售额超过2亿元;2021年两大促销持续五天,总销售额超过5亿元。

上述负责人介绍,线上网点活动消化两年多的库存,折扣低至7折。公司会动员全国各地门店的销售人员挖掘私域流量,销售人员可以拿提成。

在小红书、贴吧等社交平台上,蓝海之家的员工发帖称,店铺会分配“囤货”的任务。

南方周末记者以同行身份从蓝海之家一位前业务员处了解到,“囤货”是指员工需要自掏腰包购买公司的商品。公司每年有一两次专门的销售会议,每个员工都有销售目标。没有达到目标的时候,店长会给员工施压,让员工掏钱,但不是硬性要求。她的同事们已经同意每人囤积1万元。

另一位前业务员回忆,她上班的时候,她所在的店要求业务员一直站着,手机要关机放在箱子里。每个员工只能有一个微信,微信头像背景要改成蓝海之家的标志性蓝色,主管会抽查。迫于压力,她于2022年8月辞职。

一位在职的蓝海房屋销售员说,她的店位于广东,店长要求员工“囤货”,她的领班已经带头囤了2000元。

蓝海之家到底通过海逸、特卖、供应商处理了多少尾货还是个谜。

(应采访对象要求,蒋菲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冯聪颖南方周末实习生祝叶子仪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