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图童鞋加盟多少钱 图图鞋子怎么样

图图童鞋加盟多少钱 图图鞋子怎么样大耳朵,圆头,四刘海…图图卡通人物“胡图图”的大耳朵给许多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围绕一个由与动漫形象近似的图形与英文“TUOTU”组合而成的第5723405号商标“TUOTU and Tu”(以下简称被异议商标),上海上影大耳朵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耳朵公司)的品牌经营者与福建欧洲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展开了长达8年的纠纷。

近日,双方的争执告一段落。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的复审裁定时,未变更合议庭成员的行为构成程序违法。据此,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一审判决和复审裁定,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对陈的复审申请作出新的裁定。

异议申请是否逾期?

据了解,《大耳朵图图》系列动画片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大耳朵图图是该作品的出品方之一和独家品牌运营方。自2004年6月1日在电视台少儿频道首播以来,由卡通人物造型师苏太喜塑造的人物形象“大耳朵图图”已成为深受观众喜爱的动画形象。2012年,在第三届中国十大动漫形象评选中,“大耳朵图图”获得年度十大动漫形象奖第一名。

苏太希艺术作品《大耳朵系列漫画人物造型设计》的著作权登记证书显示,该作品作者及著作权均为苏太希,作品登记日期为2006年6月2日。2006年6月8日,苏太喜向大耳图图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称其为“大耳图图”系列形象的著作权人,授权大耳图图公司对所有涉嫌使用该形象的商标提出异议申请注册。

引起这场纠纷的争议商标,是陈于2006年11月15日注册的,指定使用在婴儿服、游泳衣、鞋袜等25种商品上。2010年6月13日,该商标被商标局初步核准并公告。

大耳朵图图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损害了其对“大耳朵图图”作品(以下简称涉案作品)的在先著作权,故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大耳图图公司通过中国邮政国内特快专递邮寄给商标局的异议申请材料显示,邮件邮戳日期为2010年9月13日;根据异议申请的条形码打印日期,商标局于2010年9月15日收到大耳图图公司的异议申请材料。

2012年5月29日,商标局经审理作出异议裁定,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陈不服,遂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2014年11月28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驳回该注册商标的复审裁定(以下简称涉案裁定)。陈不服,遂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5年5月29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根据证据对大耳图图公司的复审申请是否逾期进行审查,并据此以程序违法为由撤销涉案裁定,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2016年9月21日,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法院判决作出复议裁定(以下简称被诉裁定),认为大耳朵图图公司邮寄异议申请材料的时间为2010年9月13日,商标局接收大耳朵图图公司异议申请材料的时间为2010年9月15日。异议申请由大耳朵图图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提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损害了大耳朵图图公司涉案作品的在先著作权。据此,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的注册。

合议庭程序是否违法?

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裁定后,陈再次提起行政诉讼,针对大耳公司提出的异议申请是否超过法定期限,商标评审委员会在不变更合议庭组成人员的情况下作出被诉裁定是否违法。

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主张大耳朵公司的异议申请已超过法定期限,其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同时,被诉裁定书是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法院生效判决重新作出的,其中写明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但从被诉裁定书载明的合议庭组成人员来看,合议庭组成人员未发生变化,不属于“重新组成”;另外,本案证据不能证明大耳朵图图公司是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被异议商标与涉案作品明显不同,不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不损害大耳图图公司已享有的在先著作权。

关于大耳朵图图公司提出的异议申请是否在法定期限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大耳朵公司邮寄的异议申请材料信封上的邮戳日期,认定大耳朵图图公司提出的异议申请未超过法定期限,并无不当。

对于商标评审委员会在不更换合议庭成员的情况下作出被诉裁定是否违法,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根据《商标评审规则》,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标评审裁定被人民法院撤销并重新审理的,应当“重新组成”,而不是“另行”组成合议庭,且相关法律法规并未明确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审理时是否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因此,虽然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裁定的合议庭成员与作出裁定的合议庭成员相同,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行为并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对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损害了大耳图图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在先著作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大耳图图公司经涉案作品著作权人苏太喜授权,有权对所有涉嫌使用“大耳图图”形象的注册商标申请提出异议。被异议商标中的儿童卡通形象基本包含涉案作品的独创性,与涉案作品实质相似,且涉案作品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已经发表,陈对涉案作品具有充分的访问权,因此可以认定陈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损害了苏太喜对涉案作品享有的在先著作权。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8年4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驳回陈的诉讼请求。陈不服一审判决,遂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关于图图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异议以及被异议商标损害涉案作品在先著作权的裁定正确。而《商标评审规则》中关于合议庭应当“重新组成”的规定,则意味着再审裁定与之前的裁定相比,至少应当更换一名合议庭成员,而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告裁定与涉案合议庭的裁定完全一致,违反了《商标评审规则》的规定。据此,法院最终撤销一审判决和被诉裁定,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组成合议庭,对陈提出的被异议商标复审申请作出新的裁定。(记者王)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