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女装马甲

都说退休是第二次青春的开始。有人开始自驾游,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有人跳广场舞,和小姐姐一起享受生活;有些人拾起了一个年轻时不敢想的爱好,并从中获得了无穷的乐趣。

在杭州,有这样一群老人,退休后爱上了打斯诺克。他们中最小的已经60多岁了,最大的已经96岁了,但每天还是围着台球桌打四五个小时。他们不仅穿着小背心、衬衫等服饰有仪式感,还将这种绅士运动融入骨子里。

从60岁到90岁

老人每天都要玩四五个小时。

上周,一场卧虎藏龙的台球比赛在杭州沁和园老年公寓举行。与其他比赛不同的是,手持球杆、以进攻为目标的选手都是上了年纪的男女,有的在围着桌子反复踱步然后出招,有的戴着老花镜仔细研究战术。

中老年女装马甲张敏正在打斯诺克。

“浙江省老干部台球协会,杭州老年乒乓球队,现在有近40名中老年球友。其中年龄最小的刚退休,年龄最大的90多岁,60-70岁、70-80岁、80-90岁的中老年人各占三分之一。”浙江省老干部台球协会会长张敏说,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打了几十年,但大多数人在退休后爱上了斯诺克。

你为什么这么爱打斯诺克?

66岁的张敏以自己为例。在工作中,他喜欢打羽毛球、篮球、乒乓球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更愿意参加这些运动,而不是能够参加。“打斯诺克不需要很大的体力,更注重智力和技术的结合。玩的时候,我需要制定战术。我总是在想怎么才能打准,怎么移动,怎么给对方制造障碍。”张敏笑道:斯诺克又叫障碍台球,球员之间的比赛是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

每天,张敏都会和他的球友见面,打四五个小时的斯诺克。别看只是围着桌子转圈,或者偶尔俯下身打球,其实对脚力和视力都有一定的锻炼作用。“我记得步数,四五个小时也有两三千步。最重要的是这个练习不累,完全是在潜移默化中完成的。非常适合中老年人。”

练球主要靠自学。

梦想在95岁时打进加塞的进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中老年球友选择斯诺克,有的是年轻时或丁俊晖国际知名时就爱上了,并与之结缘。有的看中斯诺克手脑协调的特点,保持一定的运动量。不管是哪种,虽然是退役后才接触斯诺克,但中老年球友在学习上和年轻人一样精力充沛。

市面上适合中老年球友的教材并不多,所以他们入门的时候总是会去新华书店,只为挑选自己喜欢的教材。老严,一个资深的高尔夫球手,有一本90年代斯诺克的印刷教材。许多高尔夫球手都向他借了这本书,并把它当作珍宝来传播,逐字逐句地挑选动作。

93岁的罗德玉老人4年前入住沁和园老年公寓后开始接触斯诺克,一玩就爱上了它。“之前对台球一窍不通,所以开始玩之后买了很多书,最近的大师赛也跟着看。”罗师傅笑着说,目前还在学习,如果95岁还能打进一个附加赛进球,就心满意足了。

其实很多中老年人打斯诺克是为了强身健体,选择一项更适合自己现在年龄的运动,所以大部分人还是靠自学来摸索学习斯诺克的方法。

但是最近很多年轻球员都成了老球友的老师。上周,来自浙江省的斯诺克选手叶伟文与中老年高尔夫球手进行了一次讨论。有些人拍了照片和一些视频,他们听得很认真。“讲座时间大大延长,最后花了整整一上午,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其中,帮老同志修电线杆、换皮花了一个多小时。”70岁的杭州台球协会宣传部长王兴娟说,与年轻球员相比,中老年球友学习和锻炼的途径更少,所以比谁都努力学习。

斯诺克有三个魅力和一个优势。

非常适合老年人。

早在20年前,82岁的唐和平就开始打台球。他组建的浙江省公安厅队,是省直机关中唯一的队。“身体健康的退休同志一般都打乒乓球、台球。慢慢的,团队就会成长起来。”

即使过了20年,说起斯诺克,汤还是津津乐道。“它最吸引人的三点是击球的准确性,白球的移动,以及彼此之间的障碍。有时候睡觉都在想斯诺克战术。”

唐和平的马甲上还印着省公安厅的字样。

在汤的印象中,现在打台球的中老年人越来越多,场地也更加多样。过去,在民间很难找到一张台球桌。现在除了省老干部活动中心,黄龙体育中心7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电影厅还有两部电影。在社交层面,中高档老年公寓如沁河苑、随园嘉树、紫荆苑等,不仅有专门的台球室,还为中老年人组建了自己的斯诺克球队,并定期交流。

那么什么样的中老年人会在退休后爱上斯诺克呢?

记者发现,他们大多是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和企事业单位的骨干。打斯诺克时,我们不仅要力求动作标准,还要把斯诺克的“绅士”刻在骨子里。虽然不能穿得像职业比赛,但是男的穿衬衫背心,女的穿修身连衣裙,优雅感十足。

打斯诺克,很难看出王兴娟已经70岁了。

“对于老同志来说,这项运动很体面。他不会流汗,没有对抗。大家只是像朋友一样玩一个心理游戏,其实很有趣。”相对于想挣钱、想出成绩的年轻玩家,中老年人的斯诺克世界要纯粹得多。“在这项运动中研究一些理念和技巧,努力在有生之年实现一个又一个小目标,就足够了。”

70岁的王大妈在哭。

在斯诺克球馆里,男选手的数量远远超过女选手,两者在比赛和奖金设置上有着天壤之别。这种差距在中老年斯诺克爱好者中同样存在,男女比例往往能达到九比一。但在男选手中,有两位女选手脱颖而出。

一双小高跟靴,一条修身a字裙,时而背心时而高领,在杭州的斯诺克比赛上经常可以看到70岁的王兴娟。

王兴娟与斯诺克结缘,是因为她有一个爱看斯诺克比赛的丈夫。“丁俊晖走红的时候,家里有半夜起床看斯诺克比赛的习惯。”

于是2012年退役后,王兴娟打起了斯诺克。但与其他中年球迷只想打球不同,经过四年的自我摸索,王兴娟自觉还是想系统学习,于是报名参加了2017年杭州台球协会举办的裁判培训班。

在中青年台球选手培训班上,进来了一位“王阿姨”。这是王兴娟现在想起来还会笑的画面:“他们觉得很新奇,我也很好奇他们。后来发现台球桌上没有年龄。”

王兴娟在黄龙体育中心的斯诺克台前。

那次培训班,王兴娟不仅顺利拿到了国家二级裁判证书,还作为优秀学员收获了一副专业裁判手套,这给了她极大的勇气。所以毕业后,王兴娟做了一件大多数中老年人不敢想的事:她每天去台球俱乐部报到,向年轻人学习或者观摩别人打球,经常一呆就是大半天。

只要没有年龄限制,王兴娟都会参加比赛。在杭州台球协会300多名会员的积分榜上,她一度排在第18位。年轻选手一般给她15分,省级选手给她25分,所以王兴娟有一次打了她几十岁,哭着说:“这就是斯诺克的魅力。只要努力学习,年龄可能有限,但一切皆有可能。”

王兴娟喜欢俱乐部里轻松的气氛。连续六年的大年初一,她都会义务帮忙叠毛巾或者挥球。”俱乐部老板看到我是一个年纪较大的服务员,感到很惊讶。”

如今,王兴娟白天已经和中老年斯诺克球迷玩得不亦乐乎,但晚上还是忍不住去台球俱乐部,尤其是定期和中青年球员交流,让她受益匪浅。

你为什么这么爱斯诺克?王兴娟把这比作一种恋爱的感觉。“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由于职责和传统,很难理解那种暖心的感觉。但是遇到斯诺克,我就有(这种感觉),脑子里全是球和比赛,我会打好每一个球。”

王兴娟还记得,十年前她退休的时候,一个同事让她放下,放聪明点。现在,因为斯诺克,这个建议变成了现实。相比国家二级裁判证等荣誉,她最喜欢的是年轻人的“王阿姨”和在与强者打交道时被当作斯诺克选手的待遇:“我珍惜我这个年龄的每一个阶段,斯诺克能让我对自己要求更多,更有希望。球员的进步,我自己发挥的提高,让我的退役更加快乐。”

88岁“双枪老太婆”枪法犀利。

如果说王兴娟是中青年球友之间的“桥梁”,那么88岁的毛慧丽则是业余斯诺克爱好者的“活规则”。

28年前,刚刚退休的毛慧丽在单位看到台球桌,从试一试就上瘾了。她是1998年全国老干部台球比赛中仅有的两名女选手,并于90年代获得台球裁判员证书。

黄龙体育中心的台球桌对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开放。所以从2007年开始,毛慧丽就一直住在这里。她不仅是老前辈,还是“精神领袖”。因为腿脚不便,她每天拄着拐杖,风雨无阻,来回花2个小时,从南小布倒车打球。“毛阿姨不来,我总觉得这里少了些味道。”在毛慧丽的案例中,年纪大并不是打球马虎的理由,所以很多球友都被毛慧丽纠正过。现在,即使88岁高龄,毛慧丽也会半夜起床看斯诺克比赛。奥沙利文,墨菲等众多斯诺克选手,她如数家珍。

20年前毛慧丽在打斯诺克。

二十年后,“双枪老太婆”已经成为黄龙体育中心的一道风景。

因为三次癌症手术和帕金森病,现在的毛慧丽要靠杆子才能顺利击球。虽然自嘲的一杆不如以前,但她在状态好的时候也能六连胜。所以球友们也称她为桌上的“双枪老太婆”:“两根球杆不就像她的两根长枪吗?扁担法和枪法一样凶狠,而且她是部队出来的,有这样的体育精神。我们都要向她学习。”

毛慧丽对斯诺克的热爱不仅体现在她对规则和特长的坚持上,她随身携带的球袋和斯诺克指套都是毛慧丽勾搭上的。“指套基本上两天做一次,球袋有点麻烦,大概要一周的时间。”毛慧丽笑了,指套中间是编织的,外面用钩针固定。没有教程,全是她自己找的。

毛慧丽自制球包和手套

打了这么多年,毛慧丽认识了很多球友,送了几百个指套。不只一个人来黄龙打球,福建、江西等地的球友都有她自己做的手套。五颜六色的指套不仅是毛慧丽对球友们的善意,更是她希望传递自己对斯诺克的热爱,让更多人加入进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